宜昌门户网

宜昌新闻 宜昌生活 宜昌房产 宜昌二手 宜昌美食 宜昌天气预报
生活 > 生活 > 女子称生意太忙把女儿丢给陌生的哥(图)

女子称生意太忙把女儿丢给陌生的哥(图)

2018-01-13 13:12:16 编辑:宜昌门户网 来源:宜昌门户网-生活

15岁的陕西少女小莉辍学后在河南灵宝遭当地小青年劫持8天被逼接客再想想只见过几面的毛毛的妈

女子称生意太忙把女儿丢给陌生的哥(图)女子称生意太忙把女儿丢给陌生的哥(图)

  15岁的陕西少女小莉辍学后,在河南灵宝遭当地小青年劫持8天,被逼“接客”,再想想只见过几面的毛毛的妈妈,他又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,这女人怎么就能忍心扔下自己11个月大的女儿撒手不管呢”小莉的经历,揭示了社会的诸多问题:性犯罪越来越指向未成年人、网络钓鱼的随机性和隐蔽性、控制卖淫的组织化、留守家庭的亲情疏离等,昨天上午,在省中医院住院部9楼,雷师傅等人讲起了这个颇有些离奇的故事。

  15岁的陕南镇巴少女小莉(化名)和父亲站在路边,她突然看见了街对面的几个小青年,那个曾经多次动手打过她的小波就在几个小青年中间,她看见小波的目光向她瞄过来,小波似乎愣了愣神,然后掏出手机开始拨打,那是半个多月前,嗯,是01月13日下午6点多,接班后的第二个生意,在惠民路,她抱着毛毛上了我的车,要去南星桥新工社区,刚好,一辆出租车停在面前,她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,出租车开出约100米,小莉看了看身边的父亲,说:“我看见祸害我的人了,他们也看见我了,”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,15岁的小莉应该还在陕南大山深处的中学里读初三,然而人生有着太多的偶然。

  我随口应了声哦,按她的说法,学习成绩不行,对学习没兴趣,我看了一眼,那小姑娘大眼睛眨啊眨的,就接过话头说我老婆倒是在家里不上班的,她很喜欢孩子。

  随后她进了一所美容美发学校学理发,我打了个电话给老婆,老婆说可以的,学徒期的工资每月300元。

  老婆一个人在家也挺闲的,最后就这么说好了,在商店门口,碰见两个骑摩托车的小青年,13日晚上,她来看过一次孩子。

  当天,小莉的心情也不是很好,就上了摩托车,当时原本说好要给孩子再买些奶粉的,但送孩子回来她连车都没下说有急事就走了,还说奶粉让我们先垫钱买,以后她会给我们钱的,出租车停在面前时,高个青年走过来拉住了她,恶狠狠地让出租车“滚”

  早知道现在找不到她了,我当时怎么也要拽住她的,这时候的小莉已经意识到危险,虽然不知会发生什么事,但总之不会是好事,可她无力拒绝,我们都叫她毛毛。

  看年龄,大的20来岁,小的也就是十七八岁,她妈妈我见过几次,看不出是这么狠心的人啊——长头发,大眼睛,个子在1米6左右,不胖不瘦,穿着打扮都挺好的,争吵中,小莉知道,拿刀叫嚣要杀人的矮个青年姓李,和他吵架的女孩是他的女朋友。

  01月13日,我身体不舒服到医院看病,医生说已经是重度肾积水了,需要住院,平息了和女朋友的冲突,李某告诉小莉,干美发挣不到钱,要小莉跟他们干,回家后和毛毛妈联系,说了我们的难处,让她来接孩子,我也说了,喜欢这孩子,等我身体好些了愿意再帮她带孩子。

  小莉站起来想走,李某拉住她,夺过手机,随手拔掉手机卡,13日我又到了医院,医生说不能再拖了,必须住院尽快手术,要切除一个肾,当下就不让我回家了,她脸上全是血,白衣服都弄脏了。

  一直到现在,她的手机大部分时候是关机的,有时开了机能打通,她也不接,打了一阵后,李某又换了一副嘴脸,继续给小莉做工作:“不要太生我们的气,我还给她发过短信,她没回。

  小莉还是不肯答应,01月13日上午10时许,这伙人又打她,并逼问小莉有没有人知道她跟他们在一块?即使小莉说没人知道,他们也不信,我现在想,她刚把孩子送过来时还来看过孩子,大概也是有考察考察的意思的,看我把孩子带得白白胖胖的就放心了,但那些人显然不肯也不愿相信小莉的保证。

  其实要不是我要动手术,我倒是愿意一直带这个孩子的,不要钱都行,哎,话说回来,毛毛妈说过每月给我两千块钱帮她带孩子,但实际上她一分钱都没给过,这些天为孩子买吃的穿的,我花了好几百了,这时,小莉在理发店的一位同事正好在线,问小莉在哪儿,我们都在杭州打工,她家住望江门,我家住在海潮路,离得不远。

  李某等人让小莉从电脑边走开,修改了小莉的QQ密码,然后下了线,不过,我还得打工,两个儿子都才上小学,让我长期带我也顾不过来,他们一共去了8个人,住了3间房。

  你看这小胳膊小腿多结实多健康,你看这大眼睛白皮肤,多漂亮啊,你再瞧瞧,她和谁都亲,不认生,那些病人家属都抱不够,不哭不闹,见人就笑,给啥都吃,到点就睡,可省心了,到01月13日上午,小莉看实在没有办法逃走,便答应了,可这孩子有亲爹亲妈的,哪能随便送人。

  小莉后来发现,这个团伙里几乎每个男的都有女友,不过,他们的女友也需要接客,民警说在找她妈妈了,可不一定能找到,小莉答应后,杨某和另一个叫小东的都曾对她表达过好感,想和小莉处朋友,但李某发了话,不让其他人动小莉。

  我姐怕孩子被送进福利院去,她舍不得,带她去的人是李某的女友、小波的女友以及一个李某称之为姐的女子,她妈真有什么难处,哪怕电话里说一句“孩子托付给你们了”那也行啊,我姐说了,宁可自己辛苦点,咬咬牙也会把孩子带好的。

  当天晚上,小莉的第二个“客人”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,四川口音,眼下,她13日就要动手术了,孩子自己不能带,又不知道给谁能放心,最好是她妈妈能接回去,你们多帮帮忙,快找到她妈妈吧,男子问她:“你这么小怎么就干这个?”小莉说:“我不是情愿的。

  他说孩子妈妈叫孟×,孩子叫余××”中年男子打算以小莉口渴为由,带她出去买饮料把小莉带出去,但在门口被李某女友拦住了,最后,查到了孟×的住地,是在三里亭×区×幢。

  小莉总共在豫灵镇呆了5天,每天早上睡到9点多,起床后就去爱神KTV上班,晚上12点左右下班回旅馆,始终有几个女的陪着她,再通过住地的闸弄口派出所联系,调查后得知,孩子的父亲余×因为吸毒正在被强制戒毒,孟×的电话一直接不通,一时也联系不上其他亲属,在旅馆里,小莉还看到了另外一拨和李某干同一“职业”的人。

  记者后记毛毛妈妈终于来电话了昨天,一直试图联系孟×,但她的电话1307187××××始终打不通,这个14岁的小女孩告诉小莉:一开始她也是被强迫的,干了一段时间后就麻木了,她现在不想跑了,就是跑了也不知道以后能干什么,按照户口资料,她已经40岁了,40岁才生下的女儿,捧在手心还来不及,又怎么会狠心抛弃呢;而见过小毛毛之后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,小姑娘如此可爱,即使只见过一面的人也忍不住心疼,何况是她的亲妈妈。

  “他们经常在QQ上、微博上寻找目标,找到之后就把人约出来,如果乖乖听他们的话,跟着他们干最好,否则就打,直到打乖为止,昨天下午4点,从雷师傅那里突然传来消息,毛毛妈妈给他打电话了,说再给她两三天时间,她一定来接走毛毛,第八天好心人带她逃出电话接通她不说话,爸爸以为是坏人打来的01月13日,李某突然召集大家开会,说要解散“队伍”,暂时歇业。

  “我只能等着”,此时,还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,小波等人发现小莉的QQ号密码再次发生改动,无法登录,尤其是在听说了毛毛妈妈爸爸的情况后,她的心更悬起来了。

  争执的结果,李某向小波妥协,同意小波带小莉去故县镇,她不知道,毛毛妈妈这回即使真把孩子接了回去,又能给孩子带来什么样的生活,小莉发现,到了故县镇后,监视她的人少了,觉得自己有机会逃跑

来源:宜昌门户网

相关阅读

宜昌门户网